•  我只是在一個比較內斂的狀態下開始張牙舞爪

    張狂的像一輛提了速的火車

    撞碎銀幕的那一瞬間

    我看到坐在銀幕前的那些人

    他們面無表情的等待著劇情的下一幕

    我的人生只是以一種壯觀的姿態出現在銀幕上

    同時交錯使用著憂傷  滑稽與充滿幻想的手法

    試圖獲取更多的"感同身受"

    90分鐘也或許120分鐘后

    銀幕上出現的還是那句不再駭世驚俗的"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