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與其說秋是個感傷的季節,到不如說是太多人在秋季的時候淚腺過於發達罷了.

    秋就是一間廁所,No shit in our toilet but you can pee.

    於是乎感傷就是廁所里一坨坨矯作的大便.是人們費盡九牛二虎之力從身體里擠壓出的排泄物.

    一些感情過於豐富的人則像吃壞了肚子般不知疲倦的進行著新陳代謝.

    其過程面部還保持著痛苦并享受的表情抽搐著.

    如此氾濫的傷感,已經上升到為丟掉一塊錢而懊悔的地步.

    秋的感傷,那是物質荒蠻時代的無病呻吟.

    我們只是一群站在樓頂嬉皮笑臉,手舞足蹈的好好青年.